分享健身经验

吸血鬼纪录片首度曝光:《吸血鬼家庭尸篇》

时间:2020-06-25  作者:

 吸血鬼纪录片首度曝光:《吸血鬼家庭尸篇》

  不到九十分钟的电影一结束,全场毫不迟疑地热烈鼓掌,《吸血鬼家庭尸篇》(What We Do in the Shadows)可能是今年金马影展观众爆笑频率最高的一部电影。这部电影针对的,当然是近年掀起的「吸血鬼」热潮,即便你没有搭上这波好帅、好迷人、好想跟吸血鬼谈恋爱的风潮;但电影极尽嘲讽、谐拟、恶搞和颠覆,单凭你对吸血鬼的基本认识,以及那些不知何时就内建在脑里的刻板印象,就足以笑爆你的大脑神经。

  来自纽西兰的双导演塔伊加维迪提(Taika Waititi)与杰梅奈克莱门(Jemaine Clement),不仅自编自导还自演,出任片中的两位吸血鬼主角。其中杰梅奈克莱门许多人一定不陌生,他就是HBO原创音乐喜剧影集《痞客二人组》(Flight Of The Conchords)中的鬼才谐星,集编、导、演、唱与词曲创作于一身,也是幽默搞笑的保证,在《吸血鬼家庭尸篇》中,他的才华更发挥到淋漓尽致。

吸血鬼纪录片首度曝光:《吸血鬼家庭尸篇》

  《吸血鬼家庭尸篇》的拍摄手法结合了近年流行的「伪纪录片」与「实境秀」,带你闯进「真正」的吸血鬼世界里,认识吸血鬼的日常生活。非常有趣的是这「吸血鬼家庭」的四位主角设定上,过去电影史的不同时期,总是逐渐将吸血鬼形象浪漫化、刻板化;而这四位形象鲜明的「公寓室友」们,则正好反映出吸血鬼电影形象的进化史:

  最年长的彼特活了八千岁,面容死白、瘦骨嶙峋,长相最惊骇也最不像人类,大多时间沉睡在地下室竖立的石棺内;这是默片时代导演穆瑙所创造出来最早的吸血鬼经典形象。接着是来自中古世纪、活了八百多岁的弗拉迪斯拉夫,风流豪迈、放蕩不羁,这形象可归自法兰西斯‧柯波拉的电影《吸血鬼:真爱不死》,它们已有人类形象并带着神秘感,住在歌德式的尖耸城堡内,从此改变电影中的吸血鬼样貌;但原本法力高强的弗拉迪斯拉夫,随着时间流逝法力,如今已矬样百出。

  再来是将近四百岁的维亚哥,优雅斯文、风度翩翩,甚至,有点娘砲,他是来自十七世纪宫廷的公子哥;这是来自《夜访吸血鬼》所树立的电影里程碑,它们美丽又孤寂,从此将吸血鬼的骇人形象变成万人迷。最后一位是才一百多岁的迪肯,样貌最接近现代人,暴躁冲动、自命不凡,爱跟狼人族呛声;这综合了二十一世纪以来大量吸血鬼╱狼人电影的形象,像是《决战异世界》、《刀锋战士》等。

吸血鬼纪录片首度曝光:《吸血鬼家庭尸篇》

  更有趣的是吸血鬼家庭的第五位成员尼克,他原本是人类却阴错阳差被彼特咬伤而成为吸血鬼,这位新手吸血鬼从此便以此身分上夜店炫耀、把妹,嘲弄了《暮光之城》热潮,直指许多少男少女着迷于把吸血鬼当成浪漫恋人的荒谬现象。

  除了强化吸血鬼电影带来的刻板印象外,颠覆与解构吸血鬼「类型片」才是这类搞笑电影的重要工作,大致可分以下四个面向:第一,揭开吸血鬼不为人知的一面:有的吸血鬼邋遢不洗碗,吸血后也不刷牙、满口血渍;有的吸血鬼有洁癖、又龟毛、超级啰唆;重要的是它们都超级爱打扮,每次出门定装都像走秀,问题是镜子照不到吸血鬼,于是只好彼此用素描来确认装扮。

  第二,吸血鬼不死却有很多缺陷:它们怕日光、只能昼伏夜出、晚上六点才起床;它们怕银器,所以不能戴上爱人送的银项鍊;看到人就忍不住吸血饱餐一顿,所以交不到朋友;还有,不小心吃到薯条,就会喷血喷个不停。第三,吸血鬼该如何适应现代生活:尼克是成为吸血鬼的现代人,于是带领这群死板的吸血鬼老古董进入现代社会;而他有一位电脑工程师好友史都,由于沉默淡定好相处,所以变成吸血家庭最好的人类朋友,他会教大家上网、用手机自拍,甚至成立脸书粉丝页。

吸血鬼纪录片首度曝光:《吸血鬼家庭尸篇》

  最后是搞笑的异族融合:不知从何时开始,吸血鬼与狼人就结下了千年仇恨,于是电影中每回它们相见,总要嘲笑与激怒对方一番。吸血鬼的超级好友史都,意外被狼人攻击却不死而变成了狼人,于是成为两族和平相处的媒人,幽默化解了电影史上吸血鬼╱狼人的多年恩怨。而电影对狼人族的嘲弄自然也不遗余力,把它们刻划成群居性强、不时需要抬腿撒尿的肌肉猛男,当月圆之夜变身狼人后,总会把衣物撑破,待回复人形时,碍于电影尺度,只能打上「马赛克」遮蔽裸体。

  《吸血鬼家庭尸篇》儘管白烂KUSO加恶搞,但许多製作细节却十分认真用心,而颠覆「常理」的逻辑也合情合理,反而更让观众自由思考,为什幺吸血鬼(如果有的话)一定要像电影演得那样?

电影资讯

《吸血鬼家庭尸篇》(What We Do in the Shadows)-Jemaine Clement, Taika Waititi,2014

图片出处:Sundance、Wikipedia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