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健身经验

吹中风(4之1)服装篇款多价低出货快中国服装火

时间:2020-06-25  作者:

“Made in China”,曾几何时,已“偷袭”了我们的生活。中国加入世贸后,实行改革开放政策。改革后的中国,带动了全球经济发展,令中国成为世界工厂。中国产品充斥着世界每个角落。“中国製造”一度和“品质低劣”划上等号,不过,随着中国向世界打开大门,各国厂商基于中国生产成本低廉,而纷纷涌入大陆设厂生产,包括欧美名牌产品也都在大陆生产。“中国製造”已和我们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,我们吃的、住的、用的,甚至用来代步的汽车,也可以是中国製造。中国产品利惠消费人,但对本地厂商带来了极大的冲击。然而,中国浪潮席捲而来已是不争的事实,我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化危机为契机,驾驭浪潮前进,才不致被大浪淹没。面对中国货以低廉的价格大量入侵我国成衣市场,我国许多製衣厂商都摇头叹声、怨声连连,有者更声称,它们将把这一行挤入“夕阳工业”!儘管如此,马来西亚时装批发商公会却乐观以对,该会主席拿督洪细弟认为,本地制衣业并不会成为夕阳工业,本地商家目前最迫切需要的,是转型。“我们应该到中国、越南等生活水平较低、劳力成本不高的国家设厂或在中国代工,这样才能降低成本,提高竞争力。”洪细弟这幺说。无可否认也无法阻挡的一个趋势是,中国时装入侵本地市场肯定会对大马製衣业带来冲击。其实,放眼国际,受影响的又何只本地市场呢?全世界的製造业与服装业都被抵受不了这股来势汹汹的波涛。他在接受《》访问时指出,中国时装已攻佔本地60%的市场,本地生产只佔20%左右,另20%则是从泰国、印尼进口,这显示中国货在本地市场是多幺吃香。“本地设厂成本非常昂贵,生意人最重要的是懂得控制成本,以提高竞争力;到中国设厂,成本就会降低,无形中也能提高商家的竞争力。这是商业的现实,不转型就会被淘汰。”他指出,除了转型一途,本地厂商还有另一个求存途径,那就是製造出的货物必须适合市场。洪细弟表示,商家要有充足的竞争条件,尤其是价格方面。比如本地时装的售价一定要比中国时装便宜、同价或贵几令吉而已,才能生存。价格相距太远就会被淘汰。如今中国堪称为“世界工厂”,许多国际知名品牌的高科技产品都在中国製造,因为那里原料充足,劳工工资低。以成衣为例,单就这二个因素,就足以拉开中国货与我国货品60%差距的成本,而若与先进国相比,中国货的製造成本则相距50至70%,所以吸引了大量商家在广州设厂发展。“例如在日本製造需要200令吉,然而在中国製造只需50令吉;生意人为了自己的市场及提高竞争力,都纷纷到中国设厂或到中国代工,这样才有办法在本地脱颖而出。”在本地生产的问题,除了人工贵,配料也贵,而且生产时间也比较长,比如到中国买布后,加上订做及运送,需要花费4个月的时间才可以推出市场销售,这样并不符合经济效益。反之,若在中国採购后直接生产,则只需1个月的时间,时间竞争也成了致命因素。洪细弟强调,虽然製造成本低,但中国货标籤并不等于劣等货,这是全世界的趋势,很多知名品牌的电脑、玩具等都靠中国出产或代工,产品品质都得到优良保证,中国产品才能在全世界流行。“中国市场这幺大,要什幺有什幺,只要你将想要的产品设计、材料、品质等要求告诉他们,他们都能做得到!货物品质的高低,就是要视乎商家愿意付出多少,因为一分钱一分货,服装也一样。”中国时装紧盯香港潮流在中国大陆,製衣厂主要集中在广东、福建、深圳一带,只要香港潮流风一吹,要什幺服装都可以在那里找到。洪细弟说,以前在香港流行的服装,我们需要超过1个月才跟得上,而今只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,速度超越新加坡。“目前中国所面对的问题是,广东、福建一带的服装成本逐渐提高,许多厂家开始纷纷转移到东北地区,如四川、广西等较落后的城镇。然而这个问题并不大,重要的是速度快、跟得上流行。”他建议,虽然中国时装价廉物美,但身为商家还是必须谨慎,除了要顾及公司的利润外,也要向消费者负责。因此货品完成后,检查功夫是不容疏忽的,而且如果不熟悉厂商的品质,就不要订太多,试过手工及了解对方的信用后,才慢慢增加货源。他说:“我们除了在那里检查驻有专员检查外,货品出口时也会经过中国海关、卫生局的抽样检查。”此外,中国货品质好、价廉宜,所以商家都选择大量进口中国货,导致市场的“粥多僧少”现象。如此情况,只会使市场“氾滥”,货品滞销而蒙亏。洪细弟说,“这幺多人都想分一杯羹,自然使市场饱和,存货过多的问题层出不穷。要避免滞货问题,就要看个人眼光及判断能力,服装款式及颜色皆要追得上潮流。如果真的囤太多货,就算要贱价卖,也是没办法的。”另外,该公会常接到会员投诉,指大量中国小贩直接涌入我国夜市摆卖,分食了本地厂商的市场,也打乱市场秩序。因此他们希望政府严格控制中国小贩的“夜市摆摊”问题,以保护本地商家。“本地商家‘怕’了中国小贩,因为他们要钱不要货,亏本都愿意卖,将市场搞坏。”国际名牌争相在中国生产拿督洪细弟强调,中国货就等于品质劣等,那是错误的想法!“中国人什幺都可以做,就像以前的台湾及日本,中国现在也已经成为先进的製造国了。”他透露,中国有自己的名牌,但出口却都是国际品牌,这是因为当地品牌知名度不高,而且市场营运管理比欧美落后。很多世界知名名牌都在中国生产,证明中国的产品品质达世界水準。“如果中国製造真的那幺差,为何追求高品质的外国人会在中国设厂?其实中国厂商是依据商家要求的品质和价格生产。”他说,成本控制在于採购者的需求,商家付出多少,也决定了素质高低。“你压他价可以,你给他甚幺价,他就做甚幺品质给你。”当然,他不担保100%的中国货都没有问题,当中也有些例外的个案,就好像10多年前很多商家受骗,付了钱,却货不对办,以及最近吵得沸沸腾腾的毒玩具事件等。“有问题的也只是一小部份。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出小部分的黑心商家,只不过今天中国货广泛在全世界流行,所以有问题的案例也被广泛报导。”对于之前发生过中国生产的衣服含甲醛量过高,引发了中国製造的产品是否可信赖的课题,洪细弟却表示,这是有心人士打击中国的伎俩。“先进国家或许对中国崛起为经济强国,难免会动摇欧美国家的地位,因此放出一些误解中国货安全性的说法。洪细弟补充,中国方面也非常关注品质的问题,因为关呼到他们国家的名誉,中国政府已经加强这方面的管制,大方面取缔及化学品的控制。大马製衣业风光不再于1976年经营製衣厂,后来因为工资高、竞争多而结业从事批发的商家王(人美)灵(52岁)指出,在70年代时,製衣厂都是使用本地的布匹及员工制衣,当时发展得相当好,但却面对人工短缺的问题。“可是在80年代,遇上经济风暴,很多行业都因此衰退,製衣业也不能倖免。除了配件、布匹价格高以外,製衣厂更面对多项课税问题,比如向国外购买配件要缴税,产品销售至外国也要缴税,许多承受不了重税的製衣厂都相继结业。”她说,很多以前的同行都结业了,现在不会再有人要在大马设立製衣厂。她现在从事批发贸易,他卖的衣服有80%来自中国,其余的则来自印尼及泰国。她说,刚开始从事批发贸易时,都是拿泰国货,当时泰国货非常吃香。96年后,开始转向中国货,儘管与泰国货的价格相距不大,手工也没有泰国货般细緻,但它胜在衣服比较多样化。可是,近年来批发生意竞争变大,很多零售商开始亲自到中国採购。以往需求高时每半个月到中国办货1、2次,如今1个月去一次已是很好,而且人民币也一直在增值,中国衣服的价格也随之提高。她表示,相信未来的市场将会移去印度,因为那里的消费比较低。/副刊•2007.11.12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